【“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”】文艺菡 ‖ 一个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白

来源:文艺菡(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2016级4班学生) 发布时间:2020-03-29 11:15:5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征文启事:见《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关于“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”的征稿启事》

投稿邮箱:59890114@qq.com

截稿时间:疫情结束后十日左右

特别提示:征文应为原创作品,不得侵犯他人著作权,严禁抄袭剽窃,文责自负。同时,请勿一稿多投或投已在其他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。

审核通过后的作品,均在四川省情网“‘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’征文展示”专栏及“方志四川”头条号发布(关注“方志四川”头条号即可查看)。因微信平台文章发布数量所限(每天最多发布8篇文章),择部分征文作品在“方志四川”新媒体矩阵(微信公众号、人民号、澎湃号、搜狐号、企鹅号)发布;择优在《巴蜀史志》杂志发表,并收入正在编纂的《四川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实录》一书。

我的名字叫新型冠状病毒,英文名是NCP。这个名字还是人类给我取的,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我们,而且我们长得像一个蓝紫色的球,身上到处都有刺豚一样的刺,最主要的是我们头上戴着“王冠”,身体小得只有用显微镜才能看得见。最近,我和我的同伴遍布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,森林里有我们骑着蝙蝠飞翔的身影,沙漠里有我们躲在骆驼身上的背影,就连人类养的牛、羊、鸡、鸭身体里也可能隐藏着手持刀剑的我们。

我的本领高强,如果人类不戴口罩,我在短短15到50秒时间内,就可以通过唾液或空气中的小颗粒,从一个人身上跳到另一个人身上。到了人类身上,我就会大显身手了!我通过人类的手、眼睛、鼻孔迅速跑到他们的肺里“安家”,然后繁殖繁殖再繁殖,使他们发烧、咳嗽,肺部受损变白,导致呼吸不畅,甚至窒息而亡。哈哈,传染的人越多,我和同伴离占领地球的目标就越近。所以,我最喜欢不洗手、爱聚会、到处旅游的人了,因为这些人可以帮助我们传染给更多的人。我肯定不会告诉人类,我喜冷怕热,对酒精过敏。有人问:“你怎么这么坏呀?”哼,那还不是因为人类咎由自取,我们本来住在蝙蝠等野生动物身上好好的,谁让他们嘴馋要吃野生动物呢?

我现在居住在一位老大爷身上,这位老大爷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人。他喜欢打麻将,一打就是好半天;他出门不戴口罩,任我的同伴跳到他人的身上;他还带我去了很多地方:湖北、广东、黑龙江......这下我可高兴坏了,在各个地方“开枝散叶”。可惜,老大爷在回四川的时候被检查出了肺炎,我也只好跟着他到了医院。在医院里,我看到了人类口中的“白衣天使”,他们眼中的英雄、救星,在我看来,简直就是敌人、克星。他们每天都来病房给老大爷诊断、治疗,我好几次试图住进这些医生的身体都没能成功,因为他们身穿防护服,眼戴护目镜,口戴医用口罩,身上没有一丝空隙,我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。医生给老大爷喝了药、打了针,这些药使我的身体变得虚弱起来,没有力气再繁殖,同伴们也一个个被消灭掉,所剩无几。

我开始有些不安,再加上最近耳旁不时传来同伴的议论声:“人类在建造医院,还把那些被感染的人都隔离了。”“是啊,他们现在勤洗手、戴口罩,没事也不出门了,我们没法传染了呀!”“还有那个叫钟南山和李兰娟的人,太厉害了,他们的团队马上就要研制出专门防治我们的疫苗啦!”

我更加战战兢兢、如坐针毡,在老大爷身体里大气也不敢出,时刻关注着医生、科学家有没有制造出抗击我们的疫苗。最后,我还是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。于是,在一个有大风的夜晚,我从老大爷的肺里悄悄爬出来,顺着风轻轻飘飘地离开了医院,回到了森林里的蝙蝠身上,再也不准备离开。

哎,这场战役终究还是人类胜利了......

来源: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

作者:文艺菡(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2016级4班学生)

来源: 文艺菡(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2016级4班学生)
责任编辑:何晓波
关闭本页 【打印正文】